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传中石油腐败案因8亿美金好处费东南亚业务

2018-09-29 09:57:05

传中石油腐败案因8亿美金好处费 东南亚业务或卷入

10月16日,路透社援引三名匿名消息源的话称,中石油旗下印尼分公司前总经理已被调查。

来自路透社的报道中指出,中石油几周前就将印尼分公司总经理魏志刚调离,因其受到中国政府的正式调查,但未透露调查的详细情况。与此同时,新任印尼分公司总经理薛良清也已赴印尼履职,薛良清此前为中石油国际勘探和生产部门的首席地质师。

针对中石油印尼分公司前负责人是否被调查事宜,中石油发言人毛泽峰接受询问时称并不知情,而中石油集团负责东南亚业务团队中的相关人士也未能向提供正面回应。

但熟知东南亚石油交易市场的一名石油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则透露,近年来中石油在东南亚,尤其在印尼和新加坡的投资逐渐增加

传中石油腐败案因8亿美金好处费东南亚业务

,作为全球最主要的油品贸易中转站,中石油在这一区域的渗透力也日渐加强,而若印尼分公司被卷入腐败窝案,“很有可能是在贸易和运输环节出了问题。”

“中石油刚进入印尼时还只是个办事处,后来发展到设立公司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的业务扩张,主要是在蒋洁敏掌权时期内完成的。”上述石油人士对本报说。

东南亚业务“起火”?

在蒋洁敏主政中石油后期,蒋曾提出中石油的“十二五”规划五大海外战略区域中,亚太地区是其发展油气中心业务的关键区域之一,而中石油在新加坡和印尼的业务版图则在整个亚太地区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本报了解到,2002年左右,中石油收购美国戴文能源公司在印尼的油气资产,并在印尼设立海外办事处。2004年,魏志刚出任该部门总经理职务,此后,中石油在印尼的业务盘子也逐渐膨胀,并陆续收购印尼国内的油田区块。

但真正让中石油跻身印尼一线国际石油开采商的时间节点则在2007年。

在经过前几年铺垫后,2007年,中石油国际事业(印尼)有限公司正式进入印尼,而其业务版图也扩张到石油勘探开发、炼油、化工、储运设施、加油站、运输工具的投资、建设和经营管理以及石油贸易。

而在所有业务中,贸易和油田开发是其两大主要板块,其中石油贸易主要包括原油(100.80, 0.13, 0.13%)、成品油的贸易,仅汽油一项,中石油印尼分公司每月销给北塔米纳的数量就达十多万吨,是北塔米纳的第一大汽油供应商。

“中石油在印尼的业务发展的非常快,短短几年时间就在油田开发、油品贸易等领域成为了当地重要的投资商,但印尼国内的腐败问题非常严重,这也给权力寻租提供了充足的空间。”一名从事国际石油贸易的资深人士对本报说。

事实上,由于扼守马六甲这条全球关键海上运输通道,在整个东南亚地区,石油贸易行业也有着其独有的江湖规则。上述国际石油贸易人士称,在全球范围内,南美、北非和东南亚贸易市场的“潜规则”最为严重,而这也给滋生腐败和利益输送提供了温床。

“在东南亚活跃着一批‘中间人’,这些‘中间人’背后都隐藏着一批背景强大的公司。”上述人士说。

而除此以外,一名民营石油人士接受本报采访时则表示,中石油连续数年来在上游勘探开发的成本投入金额极为庞大,其中项目中的设备招标等“肥缺”也是催生利益输送的关键环节。

“尤其是海外工程招标,关联公司参与利益分配的空间就更大,在印尼腐败的严重程度已经渗透到商业活动中的很多层面,借助这样的环境实现利益转移也非常容易。”上述民营石油人士说。

不仅如此,接受本报采访的人士还表示,中石油印尼分公司后院起火或将还只是中石油东南亚业务腐败“黑洞”的冰山一角,“中石油下面负责海外贸易业务的除了国际事业公司外,还有中国联合石油公司,在石油贸易领域,这两家公司的能量都是非常惊人的”。

部分海外项目价格虚高

截至目前,虽然中石油方面仍未对印尼分公司前负责人是否被调查给予官方回应,但魏志刚的突然调离则让这起腐败案的未来走向再次平添了几分可能。

石油系统内部人士接受本报采访时透露,除了低品位油田承包、配额划拨等“高利润”业务外,海外项目中的物资采购、工程招标等环节则或将是中石油腐败窝案中的又一组关键词。

“海外项目收购中,有些油田区块可能品位、储量并不那么理想,但最终还是以高额的收购价将其收购,这中间就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上述石油系统人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油大举进军海外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屡次砸下真金白银收购资产也正是蒋洁敏2006年担任董事长之后。

上述石油系统内部人士也同时强调,由于职责分工,中石油集团的海外战略主要由汪东进(中石油股份公司总裁)负责,“但蒋在任期间曾亲自把关过部分海外项目,所以不排除在海外项目的设备采购等环节出问题。”

未经中石油官方证实的消息称,此次中石油腐败窝案的导火索也正是源自于旗下一油田的设备招标,该项目中,中石油支付给了关联公司高达8亿美金的“好处费”。

“中石油在印尼有9个合作区块,从进入印尼开始,中石油在印尼的区块投入一直在增加,钻井数量也逐年攀升,增加钻井数量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配套设备。”熟知东南亚市场的石油人士说。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