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诺德灵活基金新掌门大调仓投资者成冤大头

2018-10-27 20:06:07

诺德灵活基金新掌门大调仓 投资者成“冤大头”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任经理一茬股”。今年四月以来,基金经理离职频繁,“掌门”更替大戏每天上演;而基金中报的披露完毕,也使得这些新“掌门”二季度中换股调仓的情况全部曝光。

根据统计,四月以来更换的基金经理,大多都在二季度对前任经理的重仓股进行了调整。其中的典型代表,莫过于5月15日任职“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基金”的“菜鸟级”新掌门陈国光将前任十大重仓股悉数更换

诺德灵活基金新掌门大调仓投资者成冤大头

,新买入股票股价多数下跌。作为一位之前全无“带队”经验的“菜鸟级”基金经理,陈国光大刀阔斧、“自信满满”的调仓表现让人瞠目。而成立至今不足四年的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基金,至今已经历五任基金经理,人均任职不足一年。

新任掌门三把火 前任重仓遭遇大“换血”

7月18日,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公布了2012年第二季度报告,投资者惊讶地发现,该基金的新任经理陈国光对于其前任王正一季度持有的重仓组合几乎选择了全盘否定式的大清洗。诺德主题灵活配置一季度所有重仓股中青旅 、招商地产 、永辉超市 、保利地产 、中国太保 、万科A、易联众 、威孚高科 、航天电器 、宜华木业悉数遭遇更换,取而代之的则是西南证券 、常林股份 、光华控股 、安源股份 、绵世股份 、宝石A、华邦制药 、龙头股份 、天伦置业 、兴业矿业。

除此之外,陈国光对基金的持股仓位也进行了大幅下调 , 二季度末该基金股票仓位仅为28.5%,比一季度下降16.2个百分点。

在行业配置结构上,陈国光大幅调低了房地产、金属非金属、信息技术等行业投资占基金净值 ,而增加了金融保险、电力煤气等行业占比。

对此,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在其二季度报告中的解释为,“一季度投资者对政策和经济都较为乐观,市场反弹幅度较大,特别是强周期行业表现突出,但是进入二季度后,随着宏观经济数据的持续低于市场预期以及外围市场不确定性增加,投资者对经济看空选择离场观望,市场在5月之后再次进入持续调整期,前期依靠政策预期改善的周期行业股票大幅下挫,而业绩成长较为确定的消费类行业持续跑赢市场。因此增加了消费、券商 、公用事业等板块的配置。”

但一位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新上任的基金经理,常常会把前任基金经理的股票换掉。否则,基金业绩好了说是前任功劳,差了就被说是新任。”

基金砍仓经历阵痛 投资者成冤大头

然而在新任经理“证明其价值”的背后,往往是基金“换血”带来的阵痛。根据数据显示,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在前任基金经理王正管理期间的年化收益率为-4.97%,而在陈国光任职期间的年化收益率为-23.27%。由陈国光挑选的前十大重仓股自其上任至今,仅有三只上涨,下跌幅度在20%左右的达四只。基金净值自5月15日起下跌3.97%,任职期间基金收益为-5.09%。

从基金业绩排名来看,在王正任职的2011年,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在168只同类股票中排名23位,但从2012年至今,该基金业绩排名大幅后退,截至目前,在177只同类股票中退至倒数第六。

作为一种力求平稳的长期投资品种,短时间内的大面积砍仓会造成相关股票的下跌,进而损害基金收益。这种“换血”所带给基金的重创,该由谁来埋单?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继任基金经理上任之初,基金公司通常会预留3个月左右的调仓期,在这期间基金净值变动不纳入考核。之后,基金公司的考核将以调仓完成后的新的净值作为业绩起点开始考核。”

“也正因为这样,即使基金的大换血使得重仓股股价短期剧烈下跌,基金净值也随之下跌,都不会影响新任基金经理的业绩考核。相反,只要能在调仓期内完成调仓,基金净值被调的越低,对其未来净值升幅可能越有利,对其考核也越有利。”上述人士进一步分析说。

显然,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基金新任经理“大调仓”带来的净值下跌,为此埋单的只有投资者。

成立四年四次易主 新掌门缺乏实战经验

其实,这并非是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基金经理的头次换人。成立于2008年11月的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已经历了四次易主,人均任职年限不足一年。前任经理王正毕业于厦门大学财政学专业,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2005年7月至2010年1月在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研究员助理、研究员、高级研究员。2010年2月加入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1年1月开始掌管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实战经验。

而接替王正的陈国光毕业于清华大学并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资料显示,他已经有10年的证券从业经历,曾在清华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从事投资研究工作;2006年8月加入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职于投资研究部,历任研究员、高级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等职务。

从个人简历上看,科班出身的陈国光也无太多一线操盘经验。2012年4月24日,陈国光被聘为基金经理,与胡志伟共同管理次新基金诺德周期策略 。二十天后,他走马上任,独立担任诺德主题灵活配置掌门人。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像诺德这样规模较小,人才较为缺乏,同时也缺乏强大的后方投研平台支持的基金管理公司,为了应对人员的频繁流动,新手直接冲锋一线,已是业内众所周知的秘密。常用的办法有两个,或将研究员提升为基金经理,或直接缩短基金经理助理在职时间,进行“拔苗助长”式提升。

不过这样的效果显然并不好。数据显示,在近一年主动偏股型基金前后10名的排名中,后10名基金的基金经理平均从业年限为1.87年,前10名平均从业年限则为3.01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经验显然是提高成绩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面对这位“菜鸟”新掌门,一些投资者发出了“坚决赎回”的声音,不愿意拿自己的钱为其“交学费”。数据统计,规模仅有6700万份的诺德主题灵活配置,在二季度已遭遇了190万份的赎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