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揭开蒙古煤价暴涨之谜煤焦钢产业直面成本阵

2018-12-17 16:57:17

揭开蒙古煤价暴涨之谜 煤焦钢产业直面成本阵痛

蒙古煤告别“白菜价” 煤焦钢产业直面成本阵痛

3月中旬,阴山下北风徐徐,广袤的草原褪去了几分寒意,可老刘的洗煤厂还是停了。一是拉不到低价的蒙古煤,二是没有订单。

多年来,他在边境“倒腾”蒙古煤,低买高卖,生意越做越大。老刘说,这两年做蒙古煤生意的越来越多,市场越发透明,蒙古煤开始涨价,生意难做了。最让老刘闹心的是经济大环境不好,去年一吨焦煤跌了400元。“只要经济转好有订单,一吨赚5块钱我也洗。”

老刘只是当前煤焦钢产业现状的一个缩影。中国证券报实地调研发现,低价的蒙古煤越来越“可遇不可求”,整个产业面临原材料、人工成本上涨,物流成本居高不下,需求不济令市场疲软不堪的窘迫困境,贸易商、洗煤厂、焦化厂、钢厂均遭遇转型期的成本阵痛。

中蒙煤炭贸易高速增长

位于中蒙边境703号界标附近的一个口岸,上百辆载满焦煤的运煤车正从蒙古口岸轰鸣而来。

一位熟知中蒙煤炭贸易的煤矿老板说,蒙古煤的名声是这几年才响起来的,因为蒙古煤质量非常好,灰份低、硫低,属于优质主焦煤,且与中国这个最大的焦煤消费国接壤,区位优势明显,最重要的是便宜。“2009年至2011年蒙古原煤(口岸价)每吨仅55美元(约合370元人民币左右),当时渤海湾一带消费地区港口价每吨1700元人民币,几乎是暴利。”煤矿老板说。

甘其毛都口岸是中蒙贸易最有名的一个口岸。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人烟稀少的不毛之地,如今这里煤炭贸易非常繁忙。

煤矿老板说,甘其毛都口岸又称做288口岸,靠近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巴音杭盖苏木,距边境线2公里,与蒙古国南戈壁省博格达县的嘎顺苏海图口岸相对应,两口岸相距约12.8公里,这里距包头市384公里。

蒙古国中华总商会副会长李争荣告诉中国证券报,甘其毛都口岸原来由一家供煤企业发展到现在四十多家供煤企业,年供货量实现成倍的增长,到2011年全年实现过货量达到1100万吨。

数据显示,中国进口蒙古国炼焦煤从2009年以后才出现大幅上升,2005年至2008年进口量仅维持在200万吨左右,2009年至2012年进口蒙古焦煤量分别为398万吨、1505万吨、2004万吨、1906万吨。

蒙古煤诱人的利润,令央企趋之若鹜,其中中国神华、中国铝业等公司已经成了中蒙煤炭贸易的“大块头”。

中铝内蒙古国贸有限公司于2011年7月29日在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2011年7月26日,中国铝业公司同蒙古国有独资公司珍宝公司成功签署2.5亿美元TavanTolgoi(下称TT矿)煤矿东区长期贸易合同,中铝公司每年将从该矿区进口优质煤炭1500万吨。

TT煤矿是目前世界上尚未开发的最大露天焦煤矿之一,距离中蒙边境口岸甘其毛都约270公里,资源量达64亿吨,探明储量约15亿吨,资源品质十分优良。但世事多变,中铝2012年从蒙古进口了240万吨原煤后,蒙古单方面突然停止供货。蒙古断供一度备受关注。

中铝国贸内蒙古相关负责人称,蒙古新一届政府可能对中铝与珍宝公司相关包销合作不是很了解,且有意抬高价格,因此目前双方合作暂停。迟迟不发货对蒙古国亦有经济压力,预计3月底珍宝公司可能继续向中国出口焦煤。虽然中蒙煤炭贸易并未停止,但供应受到影响是不可否认的。

“两周前,从蒙古来运煤车大概在500辆左右,一辆运煤车可以装100吨精煤,一个月大概150万吨左右,现在一天才有300辆车。”甘其毛都口岸一堆煤场的装卸工人告诉中国证券报,年前没有关系的企业来口岸这边根本拉不到货,现在来拉精煤的大多都是在蒙古有关系的企业。

中国证券报调研发现,该口岸装卸存在较强的季节性,通常5、6月属于装卸淡季,而8、9月进入旺季。口岸一位运煤车司机表示,前两年在口岸还不需要排队,现在很多时候都是在排队等候,两天才能拉一趟。据上述矿业老板称,一方面供应上偏紧,一方面目前蒙煤运输主要还是汽车运输,火车运输(目前仅有神华)的比例很小。

揭开蒙古煤价暴涨之谜

李争荣说,目前蒙古国新一届政府在中国港口调研后,开始通过精煤港口价倒推煤价,但由于蒙古国对国内运输、海关等方面不甚了解,且对其国内煤炭公司采掘、流通、销售等环节认识不足,觉得出口的原煤、精煤价格太低了,所以想涨价。

做了多年中蒙煤炭生意的老闫,给详细讲解了一吨蒙古煤的身价翻倍之旅。老闫说,蒙古原煤坑口价约25至28美元,蒙古政府征收资源税等十余种税总共9美元,另外蒙古中介公司代发费5美元,从蒙古煤矿坑口运往蒙古口岸运费17至18美元,蒙古口岸报关费、仓储费3.5美元,从蒙古口岸到中国口岸20余公里短倒费9美元,进入中国口岸报关缴纳17%进口增值税,再加上中方仓储口岸杂费及草原基金9美元。这一吨原煤到了中方口岸后,还要运到洗煤厂。老闫说,在运到洗煤厂之前,从蒙古国进口原煤按2%损耗计算,口岸到洗煤厂运费大概在10美元左右,洗选回收率按80%计算,大约洗煤后精煤成本853元人民币/吨。

如果精煤不是就地消化,运到用户手上还需要运费和装卸费。比如,把精煤从洗煤厂直接通过汽车运输至京唐港,运输费用在360元至370元人民币左右,通过火车运输,包括运费等各种费用在内大概是330元。

就是说,经过这么几次的装卸“倒腾”,一吨蒙古煤最终到京唐港(消费市场)大约需要1183元人民币左右。而当前京唐港精煤报价仅每吨1250元左右,虽然有利可图,但蒙古煤的优势并不明显。

在去甘其毛都口岸的路上,神华巴彦淖尔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神华巴能)是唯一一家有铁路专运线——甘泉线的焦化厂。这条专运线是中国神华和蒙古国共同开发蒙古煤炭的运输线,从甘其毛都到包头市万水泉南,全程长367公里,目前该专运线已于去年年底正式开通,神华从蒙古进口的焦煤得以源源不断地输入。

但煤炭运输仍以汽运为主。在空旷的草原公路上,一两分钟就能看见成队的运煤车。在口岸,一运煤车司机告诉中国证券报,一般从口岸运到洗煤厂的运煤车载重40吨左右,每月大概跑15次左右,今年由于需求下滑等因素牵连,运费已降了5元,目前运价是每吨55元。

相比来看,铁路运输成本吨公里成本在0.05元至0.06元之间,目前汽车运输吨公里成本在0.5至0.6元之间,两者相差10倍左右。

神华巴能生产负责人说,公司拟分两期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甘其毛都口岸加工园区规划建设年产1200万吨洗煤、480万吨焦炭、48万吨甲醇、20万吨焦油加氢、20万吨硝酸铵和30万吨甲醇制聚丙烯以及深加工生产项目。

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已开工建设年产600万吨洗煤、240万吨焦炭、24万吨甲醇和10万吨焦油等一期项目,一期焦炉正在运行,年产能可达300万吨洗煤、120万吨焦化,目前有两个焦炉在运作,另外6月预计12万吨甲醇设备将投产。

据当地企业人士称,近年来为了节约运输成本,改汽车运输为铁路运输,中国神华等大型企业开始加大对蒙古及内蒙古相关地段的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是铁路专运线。国资委站显示,3月3日,首列满载4160吨蒙古洗精煤的列车从甘其毛都站发往河北定州,神华销售集团西北公司承接蒙古煤东线外运新渠道正式开通。

业内专家预计,随着2010年蒙古铁路开发计划推出,加之内蒙古煤炭运输通道的完备,蒙古国煤炭资源进入大规模开发和外运期。

洗煤焦化行业面临困境

在焦炭市场不景气情况下,上游的洗煤厂(或者原煤)深有体会。3月12日,洗煤厂的老刘说,今天厂里没单子、停工,有大把时间聊聊业内的事。

老刘说,他的洗煤厂年洗煤能力240万吨,有两套设备,但并不需要什么高技术,一套设备500万元左右,仅需要十几个工人就能完成整个流程,大多数是数控自动化的。“现在就是没有订单,有订单的话,一吨赚几块钱都开工。”

老章想法就不一样,他是一家“中字头”洗煤厂总经理,不仅厂子没停,还要扩大产能。老章说,目前公司一期已经投产,产能在200万吨左右,二期500万吨产能预计在今年内也将投产,这两天本地政府鼓励并支持他们在1年内,对当地千万吨级的企业进行兼并重组,最终产能达到1500万吨以上。

老刘听到这一情况,很担忧。“在当前全产业链不景气情况下,以及产能过剩的重压下,未来蒙古也自己洗煤,自产精煤会逐渐增加,因为他们(蒙古)也想提高产品附加值。”目前,进口蒙古煤主要是精煤。

不过,中铝国贸内蒙古相关负责人对此不认同,如果蒙古要自建洗煤厂,由于缺水,其生产成本会非常高,其次将面临中国只进口其质量较好的焦煤,而不进口中煤(动力煤),而蒙古本国由于工业化程度较低,几乎无法消化这些煤炭。

中国煤炭资源总经理刘葆说,原煤目前基本无现货,且处于有价无市局面。目前进口原煤只有中铝在做,但实际成交在每吨610元至620元左右,比挂牌价低将近100元左右,基本无利可图。由于蒙古方面一再上调原煤的采购价格,目前口岸做原煤的贸易商微乎其微,蒙古焦煤流向内地市场基本以汽运为主,高昂的采购价加上300多元汽运费实在是没什么利润空间。

据当地另一洗煤厂负责人说,蒙古方面定价目前跟风国内大集团合同煤调价,国内涨国际也涨,贸易商表示,这样就逐渐失去了采购蒙古焦煤的价格优势。

专家表示,蒙煤最大的优势就是煤质好、价格低,现在价格抬上去了,在钢厂采购价并未上调,汽运成本没有降低情况下,经营蒙古焦煤基本赔钱,无优势可言。

据内蒙古煤炭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2012年上半年企业签订的合同价较高,下半年大部分贸易企业均处于亏损状态,年巴彦淖尔市仍有40多家焦煤贸易企业,2012年后焦煤贸易企业急剧减少。

刘葆告诉中国证券报,截至3月初,甘其毛都口岸焦煤库存200多万吨,拉货的企业寥寥无几,多是维持客户关系。如果此次蒙古坚持上调原煤采购价格,对于下游贸易商来讲将面临艰难的抉择。

2012年全年焦炭价格每吨深幅下跌400元,虽然今年不会有去年那么大跌幅,但估计每吨150元至200元跌幅差不太多。受下游钢厂传导,目前整个焦化行业运行都不容乐观。专家表示,按照每吨焦炭需要1..45吨炼焦精煤及其他成本测算,大部分焦化厂处在亏损状态或亏损边缘,个别经营较好的焦化厂可能有微利或持平。今年2月以来,焦炭生产大省山西焦炭每吨差不多跌了100元,开工率从87%以上下降到85%以内,预计还将继续减产。

去年钢厂利润大幅收窄

煤、焦、钢是一个环环相扣的产业链,钢厂作为焦煤最下游终端用户,成本转嫁向下游传导是可想而知的。

远处,传送带正缓缓将焦炭、铁矿石、石灰石送入高炉,30分钟后,一炉铁水沿着通道流进铁水罐车,高炉边一些工人在检修,整个流程仅五六个工人在主控室操作完成。这一幕是包钢集团(下称包钢)4号高炉所见的场景。

据包钢内部人士称,目前包钢是中国重要的钢铁生产基地和最大的稀土研究生产基地,已经进入中国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行列。

包钢不仅拥有煤矿、白云鄂博铁矿,还建有独立焦化厂。在炼焦煤方面,除一部分自主供应外,也从蒙古国进口焦煤。由于地理位置的先天优势,包钢一直是蒙古煤的大用户。

一位工作了20多年的包钢工人在高炉边告诉中国证券报,去年厂里生产一吨板材亏损100元左右,现在房地产调控,钢铁全行业都亏损,至少包钢稀土还有无缝管、重轨还是赚钱的

揭开蒙古煤价暴涨之谜煤焦钢产业直面成本阵

,总体来说相对于宝钢、沙钢等原材料完全依靠进口的企业,还是有优势的。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去年中钢协会员钢企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54万亿元,同比下降了4.31%,但与此同时,会员钢企的利润仅有15.81亿元,同比大降了98%。全年累计亏损企业23户,亏损额高达289.24亿元,同比增长了7.39倍。

钢铁业上市公司也是“哀鸿遍野”。已披露的2012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亏金额较高的前几名中,钢铁业占据多数席位,鞍钢股份、马钢股份、山东钢铁、华菱钢铁、韶钢松山皆上榜,其中马钢股份预亏近40亿元被称为“亏损王”。

受益国家政策,高铁及石油管道建设给包钢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上述包钢人士称,作为国内生产重轨的老企业,包钢为适应高铁建设研发了百米重轨,通过无缝焊接把100米延长至500米,并通过在铁轨下加装万向轮实现了远距离火车运输。

虽然整体环境不好,但细分领域仍有旺盛需求和较好利润空间,如何从基础建设所需的普钢向细分领域所需的高品质钢材转型是钢厂面临的课题,也是整个钢铁行业面临的课题,更是钢铁行业上下游产业链持续发展所需解决的课题。

包钢集团旗下包钢股份2012年10月公告称,2012年前三个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75.83亿元,同比下降16.6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8028.22万元,同比下降87.42%。

专家表示,钢铁业如此萎靡,一方面是市场需求跟不上,而钢铁产能过剩又很严重,使中国钢铁行业陷入极度困难;另一方面,进口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吞噬了钢企微薄利润,钢厂成了铁矿石巨头的“打工仔”。

一位钢贸商表示,去年9月,进口矿跌到三年来的低点每吨90美元左右,随着钢厂冬季补库上升,到今年前两个月价格涨到了每吨130美元左右,涨幅很惊人。“然而钢材价格虽然也有较大幅度上涨,却是有价无市的空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